司光敏:西西人体系艺人术

2021-01-17 来源:司光敏

父子交流。。。。
尚富海的话还在耳边回荡,孟兴文和景武军二人听得心里都打了个激灵,老板明明没有生气,他们却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。

那种仿佛生杀大权都捏在了对方手里的感觉,让他们心里有些忐忑,忽然想明白过来,这才是他们老板,那位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第24位的人。

俗话说得好,佛也有怒火,佛也要降魔,更何况是他尚富海。

想到这里,孟兴文和景武军原本准备好的一肚子腹稿都临时作废了,压根和现在不配套。

孟兴文说道:“老板,我们明白了。”

“嗯,那就先这样吧,孟总,给他们说一声,大家这段时间都很辛苦,我心里都记着,等忙完这几天,我请大家吃顿饭。”

张博瑞推着轮椅走到了十米开外去了,他陪着姥爷随意聊天,偶尔回头看一眼表弟,他感受不到表弟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变化,气势这玩意太玄乎了,可他能够看到刚过来的孟兴文和景武军二人从刚开始有点随意,到突然变得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。

接着又没多久,他就看到刚过来的那一男一女朝他这边点了点头,转身就上车走了。

尚富海走了过来,他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姥爷,事都解决完了,您还想去哪里,我带您去转转。”

周清利老人摆摆手,说道:“不转了,回去吧,富海,你真没事了啊。”

“真的,姥爷,我给你说实话,前段时间你外孙媳妇住院生孩子的时候,有几只跳蚤不懂事,瞎蹦跶,我这不是让人去调查了一下,他们以前就没干好事,我刚才就让他们去报警处理,免得那些跳蚤在祸害其他人,您老就不用再多想了。”尚富海说道。

“好,好,我们家富海是个有大本事的,走吧,回家吃点饭去,有点饿了。”周清利说道。

老人这一提,连尚富海都觉得自己肚子里有点空了,他扭头对张博瑞说道:“瑞哥,咱们回去吃午饭。”

“行,富海,我推着姥爷吧。”张博瑞错步从尚富海手里接过了轮椅。

午餐结束之后,王晓梅开始收拾餐盘,徐菲往楼上走,小金宝这会儿还在呼呼的睡着,不过算着时间,也差不多要喂奶了。

老人饭后坐了一会儿,吃了根香蕉,就去房间休息去了。

尚富海和表哥张博瑞在一块聊着,兄弟俩随口说到了雄安新区的事了,父亲尚勇突然插话,说道:“富海,没什么事的话,我打算明天就回去了,嗯,你们还回不回东云了?”

“爸,暂时先不回去了,这个时候回去就是添乱,等等看看情况再说吧。”尚富海想了想,说道。

他跟着说:“爸,你再多等两天再回去,二哥说他和鹏鹏今天下午就从北河省和豫南省往回返,明天一块过来玩,到时候我大爷大哥他们也过来,你不和我大爷见个面了。”

“你大爷也要过来?你不早说,那我再等等。”尚勇一听大哥要来,他寻思再多等两天也行。

尚勇心里头想着,大哥比他大十多岁,已经76了,再加上大哥还有遗传性高血压,这并发症都快和他当初没瘫倒之前差不多了,到了这个年纪,那真的是过一天少一天,能在一块喝喝茶也是极好的事情。

尚富海能从他父亲脸上看出他对亲情的顾念和不舍,想了想,他说:“爸,你要是不想干了,咱就不干了,到时候你和我妈都来这边,上次我给你说的事都是真的,前边还有一套别墅空着,巴黎春天那边也有一套400平的大跃层,要是还不合适,橡树湾那边,我还有一套四室的,两套三室的,两室的也有两套,你随便换着住都行,你看咋样。”

尚勇听到儿子言辞恳切的描述,他心里暖暖的,心想着这王八羔子没白养,还行。

但是他真的想干点事证明自己,哪怕已经过六十了又怎样,他尚勇在他这辈子本该是最辉煌的时候瘫倒了,现在治好了,他尚勇就想着证明有这份能力,也不单单是靠他儿子的资助才起来的。

想到这里,他连连摆手:“再说吧,现在还能跑得动,再干个五六年,七八年的也没有问题,不着急。”

“那行,看您了,反正地方我随时给你们留着,住一块也行,觉得博城不好,想找个环境更好的地方,那我去其他地方买块地自建庄园,肯定让你和我妈满意就是了。”尚富海浑不在意的说道。

张博瑞听得牙疼,他知道表弟并不是炫耀什么,可就是这种近乎平淡的诉说更加扎心。

在他表弟看来简单的和吃饭喝水一样的事情,他却为之努力了那么长时间才好不容易把原来那套两居室的卖掉,又加了不少钱才换成了一套小四室的房子,他原本已经心满意足了,但听听他表弟刚才说的那些话,那叫人话吗?

竟然还有脸问他二姨夫要是不满意的话,就找个地自建庄园,真是钱多烧的啊!

张博瑞站起身来,准备出去透口气。

接着就听尚富海说道:“瑞哥,正好趁着现在有空,不如说一说你直播访谈的事吧。”

“好!”张博瑞嘴里回应着,眨眼的功夫就一屁股坐回了原位,速度之快,令人眼花。

“瑞哥,到时候在这边录吧,济城我暂时不去了。”尚富海提了第一个要求。

可对张博瑞来说,这还是问题吗?

不就是把设备给运过来嘛,太简单了!

他琢磨着等会儿给夏台长打个电话,恐怕都不用他回去,夏台长就安排人把设备给送过来了吧。

等了一会儿,并没有等到表弟的其他要求,张博瑞问他:“富海,还有别的要求吗?”

“没了,其他的随意吧,这次完事后,我就不再露面了。”尚富海这般说道。

张博瑞没听明白他表弟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,也没去纠结那个。

给二姨夫和表弟都说了一声之后,张博瑞从别墅里出来了,他决定给夏台长和陈爱山总编打个电话说一声。

这么大的事情,他们得帮忙才行。

别墅里,尚勇皱眉说道:“富海,你可能还不知道,县里那边和镇上都给我打电话了,问你最近有没有要回去的计划。”

尚富海听着他父亲所说的话,若有所思,说道:“爸,你就说不知道就行了,是不是想打个秋风的。”

“钱的事你不用操心,到时候我给解决了,捐点款意思意思就行了,县里那边的意思我倒是知道,他们想给你拍个录像,说是要做什么宣传,但是我给回绝了,要我说,你现在就不适合频繁的抛头露面,这样不好。”尚勇如此说道。

尚富海听完后,心里暖暖的,父亲总归还是父亲。

“爸,没事,我就是想说两句话,也顺便帮表哥一把,做完这一期以后,我就不再接这方面的了。”尚富海解释了一下,总不能让父亲为他担忧。

“爸,回去的时候,再让黄伟给你安排两个安保,你在家里还要好一些,但是也得注意保护好自己。”

关于这一点,尚勇心里清楚,财帛动人心,可不是说着玩的,也不是电视上演的那样,每每遇到困难的时候,总有正义之士相救。

这年头哪有这么多爱打抱不平的啊。

“行,当是给我开车了,工资我给。”尚勇没有拒绝。

“那倒不用,他们这些人,集团里统一买保险发工资,当然了,你要是想额外给点,我也不阻止。”尚富海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,他父亲尚勇肯定也不在意。

尚氏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现在发展的很快,再加上今年的市场也很给力,虽然猪肉价格也有阶段性走低的情况,但整体来看,还是十五度缓坡往上扬了,这就很可怕了。

且说张博瑞给夏台长打通了电话之后,夏台长一听他说,尚富海答应了直播访谈的事情,夏台长简直高兴坏了。

尚富海现在的噱头太多了,他本身就是自带流量的人物,只要策划好了,很容易就能引起话题性。

但是话说回来,恰恰是尚富海这种人,现在有些话题并不能随便说,人家不提,但你得自己考虑到后续的影响。

“小张,需要设备是吧,时间定在哪天了,确定下来了吗,要是确定好了,我马上就安排人把工作人员和设备都给你送过去。”夏台长有点着急的追问道。

听着他这么说,张博瑞赶紧解释道:“夏台长,我刚和我表弟谈了一下直播的时候注意的一些问题,还没说到更详细的方面,不过他最近挺忙的,具体哪一天还没定下来,我等会儿再问问。”

“好,小张啊,你抓紧把这个事给确定好了,下一步台里打算重点推荐你这个节目,好好努力,千万别让我失望。”夏台长语重心长的告诉他。

这话没毛病,张博瑞直接答应下来。

陈爱山总编那边倒是好打发了,他只是让张博瑞在做直播访谈的时候,把场面用录音设备给记录一下,过后改成文字版的直播聊天记录,刊登在报社报刊上发行。

:。:

zn03251zxs

司光敏版权所有©2021

午夜在线观看短视频 国产自在线拍 WWW.97DYY.COM 麻豆是什么意思 国产老大GRANNY WWW.BBBB.COM
爱漫画 评弹 XXXXXXXXXXX日本 美丽的熟妇中文字幕 JAPANESE21HDXXXX 天天摸天天做天天爽视频
灰灰影音 黑人异族巨大巨大巨粗 私密视频 丝瓜影视 中国欧美潮VIDEOSVIDEO XXXTENTACIONMOONLIGHT